龙族幻想什么时候上线關于我們協會動態HR資訊人物訪談學術沙龍會展與培訓友好往來會員專區HR社區
 
 
   
您的位置:中國人力資源協會 >> HR資訊 >> 職場快報
 
 
女主播跳槽被經紀公司索賠50萬
來源:瀟湘晨報  發布日期:2019-5-24

  1995年出生的李倩(化名),是某高校音樂專業的學生。畢業前夕,李倩憑借姣好的面容和一家傳媒公司簽約,成了一名主播。

  李倩的事業發展得順風順水,第二個月收入就破萬,嘗到走紅滋味后她離開公司,私自與虎牙簽了約。

  正當李倩發展得越來越好時,卻收到法院發來的傳票,她被經紀公司起訴至懷化鶴城區法院,索賠50萬元,退回9萬元直播收益,還不許在原來的直播間繼續直播。

  近日,懷化鶴城區法院審理了這起案子。

  在與湖南美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約前,李倩只是個普通畢業生,學習音樂,有一個主播夢。2018年3月,李倩意外得到一份簽約機會,對方稱可以將她培養成主播。2018年3月15日,美萊公司與李倩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藝人培訓及演藝經紀合同》。李倩迅速走紅,私自與虎牙簽了約。美萊公司將其告上懷化鶴城區法院,索賠50萬元,退回9萬元直播收益。

  合同里約定50萬元賠償金,這筆錢到底要不要賠?

  大學畢業前簽合同成了女主播

  2018年3月15日,美萊公司與李倩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藝人培訓及演藝經紀合同》。合同中雙方約定,美萊公司會針對李倩展開全方位專業培訓、制訂培訓計劃,將她打造成符合在線演藝主播條件的專業藝人。

  同時,李倩作為美萊公司的獨家簽約主播,美萊公司提供的直播平臺是李倩從事網絡在線演藝直播活動的獨家及唯一平臺;在合同期內,她不能同任何其他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簽訂任何形式的經紀合同、演藝合同、唱片合同等任何與其工作性質相關或與娛樂行業相關的合同,也不得聘請任何第三方單位為代理人或者經紀人。

  合同還約定,李倩直播時所使用的賬號在合約期限內屬于公司財產,在合約期滿后屬于共同財產,也不得私自簽約其他平臺或者公會(“公會”在直播平臺指經紀公司)。此外,主播實名認證的銀行卡視為提現卡,由公司統一保管傭金,提現后結算工資發給主播。

  一旦在合同期限內,由于李倩的原因提前終止合同,她應返還因合同所得全部收益,并向美萊公司支付50萬元或李倩因違反有限續約約定而獲取或可能獲取的所有收益的10倍(以較高者為準)作為違約金等。

  嫌公司抽成高,強制解約簽約虎牙

  2018年3月15日,李倩還在《湖南美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簽約主播)管理制度》上簽字,該制度規定:每月最低有效播出自然天數大于28天,每天播出5小時以上為“有效播出天數”;每月15日至21日,公司與主播就上個月的收益進行結算。此前在庭審時,美萊公司與李倩均認可平臺給付到李倩賬戶的直播酬金是按三七分成,即李倩分得七成,美萊公司分得三成。

  梳理發現,在簽訂合同和管理制度的當月,李倩就迅速開啟了自己的直播生涯。她使用虎牙直播賬號2226753484在虎牙直播平臺對應房間按合同約定進行直播。

  美萊公司向李倩支付的2018年3月至5月直播報酬分別為3550元、13264元、26472元,共43286元。

  “美萊公司支付的直播報酬太低,且也沒有對我進行培訓,所以我與美萊公司強制解約?!弊?018年7月1日起,李倩不再在美萊公司提供的直播場所進行直播服務。2018年7月11日,她還通過虎牙平臺強制解約,向美萊公司支付了解約金91891元,此外她還自行從虎牙平臺提取了2018年6月的直播報酬45282元。

  強制解約后,李倩通過虎牙平臺簽訂線上合同,仍然使用直播賬號2226753484在虎牙平臺進行直播服務。

  美萊公司將李倩訴至法院,要求李倩支付50萬元違約,返還2018年3—5月收益43238元及2018年6月被告提取的平臺收益所得45000元,停止使用虎牙直播賬號等。

  對于不再使用該賬號的要求,李倩在庭審中當場答應。但對于50萬元違約金,她表示“不合理、不合情、不合法”。她認為,涉案合同的法律性質具有明顯的勞動隸屬性。在與美萊公司簽訂合同時,她還是在校大學生,簽訂合同的時候有逼迫的成分,違約金的主張應當以存在實際損失為基礎?!懊覽徹臼杖×?萬多元的強制解約費,應視為對美萊公司損失的填補?!?/P>

  法院判決 一審判決共需賠償18萬違約金

  合同里約定50萬元賠償金,這筆錢到底要不要賠?

  法院一審認為,李倩以美萊公司支付的直播報酬太低、未對其進行培訓為由,于2018年7月11日在線上與美萊公司強制解約。根據法律規定,李倩在合作期限屆滿前提前解除合同,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結合合同約定及實際履行情況看,雙方約定的違約金過高,且李倩答辯違約金約定過高,亦要求調減。

  根據法律規定,綜合考慮網絡主播的合作酬金是主播的主要收入來源;美萊公司作為新型網絡直播服務公司,其盈利模式不同于傳統公司,主播流失導致的經濟損失難以舉證證明,而約定的違約金與李倩現有的收入相比明顯過高;因此,在美萊公司無法舉證證明其經濟損失的情況下,可以李倩可能獲得的最低收益即前三個半月的月平均酬金以及美萊公司可能獲得的最低收益,作為違約金的計算基準,因考慮到李倩線上強制解約已向美萊公司支付違約金9萬余元,法院酌定李倩再向美萊公司支付違約金9萬元。

  此外,李倩已獲取的直播報酬并非美萊公司的實際損失,且美萊公司也獲得了相應比例的報酬分成,李倩獲取的直播酬金亦系其自身付出的成果;故對原告請求被告返還2018年3—5月收益43238元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但2018年6月的直播報酬,根據雙方約定,李倩還應返還美萊公司應得的三成即13584.6元。(記者周凌如)

 
 
 
 
 
龙族幻想什么时候上线  |  關于我們  |  協會動態  |  HR資訊  |  人物訪談  |  學術沙龍 |  會展與培訓  |  友好往來  |  龙族幻想什么时候上线  |  HR社區